当我谈爱情时我谈了什么

当我谈爱情时我谈了什么


爱情这个话题,可写的东西不少,敢写或能写的东西却不多。

单纯讴歌其美妙太俗,况且已有前人栽树,枝繁叶茂的,我只愿做个后世的懒人,静静地在树下欣赏与乘凉。仓央嘉措“爱,或不爱”的恬淡与执著,泰戈尔“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的无奈与凄美,张爱玲“原来你也在这里”的冷眼与旁观,席慕蓉“在佛前求了五百年”的盼望与守候…古木参天,顿有李白面见“崔颢题诗在上头”的赞叹与羞赧。

其中最喜欢的,还要数村上春树“春天的熊”的比喻:


那些至情至性的文字,在心间荡起一圈圈涟漪,读过百遍也难厌烦。就像是爱人纤柔的手,即便已经牵起了无数次,也还是不忍心放下。

批判其无常又狠不下心,况见那些对爱情持冷漠或仇视态度的,多是些悲情角色而不会是故事的作者,就像惨遭抛弃的李莫愁,因爱生恨相爱相杀,可也在落寞时低吟一句“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爱情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它和亲情友情还有所不同,亲人反目兄弟阋墙的戏码并不少见,见利忘义出尔反尔在酒肉朋友中更是数见不鲜,而爱情即便心猿意马出轨背叛也可套上“为了真爱”的标签让人不忍辩驳。

我心中的爱情也是异常美好的,像是百花丛中一朵娇艳的玫瑰,不能说别的花朵不美丽,但只有这一朵娇娆娉婷,看见就忍不住要把她环抱起来。我本想写写自己的爱情,但写牵手拥抱难免让人不耐烦,直接脱裤子上床又要被骂耍流氓;平淡如水的没人爱看,尺度太大的又容易被封杀。观众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满足的群体。但还是斗胆一言,藉以此文与爱情和解,也给诸位看官博个笑话。

我所理解的爱情,是超脱于人际之外的一种关系。它不应该被结婚证户口本所限制,也不应该被束缚在几室一厅的屋檐下。真正的爱情是自由的,它没有什么道理,自然也没有距离地域甚至时间的拘束,你喜欢腿细腰窄的他喜欢膀大胸宽的,就像有人喜欢吃甜有人喜欢吃辣一样,没有任何道理可言。所以说门当户对是最蠢的要求,真正的爱情是两个人心灵上的对话而不是物质上的对等。难怪人们喜欢说,“酒肉朋友不如言语知己;言语知己不如文字神交;文字神交不如弦乐知音”,若能找到一个懂你的人做伴侣,志趣相投,人生无憾。

我挺羡慕《查理十字街84号》里面的那种交往,双方心里都有彼此,年龄还是地域又有何妨,在风霜摇落时互道平安,不是爱情又胜似爱情。有些遗憾的是海莲最终也没能见到弗兰克,就像双方的缄口不言一样,不可说是最好的静谧,没相见也可能是最好的结局。相比于人家二十年风雨无阻的书信,现在二十分钟就闪婚则显得有些过于急躁,小情侣闪婚闪离的同时口口相传着木心的《从前慢》: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可那些人影西斜看日落的慢时光其实再也找不回来了,我们心里都知道的。

在这个网络日益发达的当下,随便一点噱头很快就人尽皆知,写信哪有微信QQ微博电子邮箱来得方便,我们被时代挟卷着往前走。朋友圈里不难看到的,随便一个节日被过成“情人节”,动不动就是“虐狗”“秀恩爱”……这些词语在往日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你不踏踏实实过自己的日子去关心人家小两口的感情私生活是不是有些变态。可别人不管这些,媒体舆论不管这些,浮夸的时代不管这些,改革的春风解放了人们的思想,同时也解开了人们的裤腰带,越是俗不可耐的越是被吹捧,多少人借着贬低别人上位或是随意倾泻自己内心的不痛快。我们挖掘明星挖掘巨贾甚至挖掘寻常百姓借以满足自己内心的窥探欲,还理直气壮地把自己摆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难免是小心翼翼的,所有人都把自己伪装成冷酷的刺猬,长满刺的身体,狠狠地向外张开,防范着别人的同时,却也失去了抱紧自己的权力。

爱情也是如此,我们要颜值要存款要车要房还要秀恩爱,要在别人的目光里活得靓丽光鲜,尽管在很多个同床异梦的午夜,你也会愁怨地看着窗外的灯红酒绿,辗转反侧一个奢侈的梦。“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是幼稚,谁有那闲工夫陪你玩情调;“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是傻逼,谁在做事前不反复掂量考虑性价比;“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是痴人说梦,谁敢保证对方不会大难临头各自飞。所以才有那么多的一夜情,约炮泛滥成灾,“今夜只为你淫荡,隔夜请将我遗忘”,“爱都可以直接做了,谁还有工夫陪你谈”……

但即使在这个世风日下的时代,我还是坚信会有单纯且美好的爱情的。比如说异地恋,双方一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见不到一次,隔着手机屏幕嘘寒问暖,是不是也有点古时鸿雁传书的味道——无非是这鸿雁飞得比那时快了些而已。韩寒说,谈恋爱就应该经历一下异地恋,体会一下欣喜忧愁无从分享,欢笑落泪不能拥抱,隔着屏幕隔着电话隔着书信联系直到你几乎发疯,学会拒绝诱惑,学会处理一个人的时间,也就只有这样,在下一个拥抱,你才会感恩。对错与否暂且不论,但爱情确实是需要距离感的,尽管距离产生的不只是美,还有思念。

几乎身边所有人说到异地恋就觉得会分,提起“单身狗”就一脸心酸。异地恋不过是恋爱的一种表现形式,单身也不过是自身的一种生活状态。我们不应该用自己的眼光衡量别人,也不必活在别人的眼光里。很多人为了恋爱而恋爱,认为不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人生就不完整了,但没有付出真心的爱情是丢失掉灵魂的躯壳,只会让人生更加不完整吧。

还有个姑娘对我说,我不要18cm不要180cm不要180m2不要180w,只求最后能遇到这样一个人,也许满足不了我之前对爱情的所有幻想,但却丝毫不会觉得将就。和他在一起,是不多不少的拥有,是不早不晚的相遇,是不繁不简的生活,是不藏不显的心境,一切刚刚好。刚刚好,才会遇见最美好。

我所期待的爱情大抵就是这样,细水长流的去了解一个人,她喜欢的,她讨厌的,而不是一眼就把她的世界刨根问底的看尽,那样太浪费了,我要好好留着,把好奇放进冰箱的保鲜格,把不解藏在晚餐的盘底,把她想要的东西塞进圣诞节的袜子里,把她不敢回忆的恐惧塞进坏掉的闹钟里。

我会幻想自己是一个紧闭着的贝壳,如果遇到的是另外一个贝壳,我会把自己的外壳关得更紧,只有被温柔的海水轻轻包裹的时候,我才愿意吐露我的所有,无论珍珠还是砂砾,我知道的,一个贝壳无法撬开另外一个贝壳。

有的人就是要把自己的城邦防御得固若金汤滴水不漏,你金刀立马兵临城下都无法撼动半分,我不想这样的,我不喜欢强求。

你要大开城门放行我入侵的木马,让它告诉我,哪些是你热火烹油里来的过往,哪些是你冰雪浇头里去的错付,我才能安心把我紧闭的壳打开。

从此你也是我,我也是你。

然后肩并着肩,手牵着手,细水长流地,把一生风景都看透。